周叶纯食,ky勿扰
黄少天女友粉
北极圈冷cp爱好者…江橙-韩戴-伞秋
言白真好吃啊岂可修!

  孤光  

【周叶】失忆7(完结)

1、一次性完

2、双视角,其实我想写双视角文挺久了,现在挑战一下自我……真的好难写QAQ,写到后面都不想写,所以后面很烂。

3、OOC突破天际!!!!


周泽楷:

有点紧张……他会怎么回答我呢?

会向之前那样的,顾左右而言他,直接转移话题……还是会答应我呢?

无论是哪个想法,我似乎都笃定了,他一定会答应我,思绪偏移至此,我却突然有些不确定了,他真的会答应我么?

紧张、焦虑、兴奋,种种激昂迫切的情绪萦绕于心,我睁大了眼睛盯着面前那人沉淀着碎碎光芒的眼睛,甚至不自觉攥着手指,衣料被我攥得皱巴巴拧成一团,我却无暇顾及那么多。

叶修的房间内很宽敞,就像是第一天那样,我坐在他的床上,君莫笑茕茕孑立,把玩着千机伞,叶修坐在椅子上,离我不过两步之隔,房间内很安静,安静地甚至听不见呼吸声,耳机被放到一边,电脑桌左边放着一盏小灯,拢亮了叶修周身方寸之域。

叶修眨了眨眼睛,薄红的唇角微微翘起,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似乎过了很久,又可能只是短短几秒钟,他终于启唇,语带笑意:“嗯……那你来兴欣怎么样?就是工资跟轮回不好比。”

……这是转移话题?

我竟然松了一口气,又失落又有点踏实,真是的,又一次被叶修给坑了。

嗯,虽然是我自己挖的坑,但绝对是叶修布下的最后一片遮掩。

“或者……我去轮回。”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东西,正打算掀开被子开电脑玩荣耀的我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右手僵硬地停在半空,看上去应该挺滑稽的,但此刻的我却无暇顾及这些,只呆愣愣地重复了一遍,“……你去轮回?”

“我开玩笑的呢。”叶修不疾不徐,又轻声补充:“毕竟我生是兴欣的人,死是兴欣的死人嘛,但是,你懂的吧?”

懂……懂什么来着?

?我怎么听不懂了?

估计是看我一脸懵逼的表情太好玩了些,叶修轻笑了一声,嗔怪道:“平时看你不是挺机灵的,怎么这个时候就傻了?”

“真是个小傻子。”叶修伸手捂住了额头,恨铁不成钢,“非要我直说?”

你直说呀,我很怕,很怕会错意。

在我直勾勾的目光之下,叶修终于露出了无奈又温柔的微笑,说起了相当浪漫的情话,“小周,我也喜欢你……嗯,你愿不愿意,接纳我的灵魂,虽然它有各种各样的缺点、怪癖和小毛病,但是有一点好,它爱你呢。”

“愿不愿意?”

他温柔的目光几乎凝成实质,化作温柔的绸,将我的躯体包裹起来,陷在他的目光里,像是蜂蜜一样甜蜜、温水一样妥帖,酒一样致使我醺醺然的,几乎飘飘欲仙。

“愿意!”我赶紧大声回答他。

叶修又露出一个微笑,有点促狭的意味,他指了指木质的门,说:“小声一些,隔音可不太好,爸妈会上来的。”

我赶紧点了点头,小声地“嗯”了几声,表明自己绝对知道轻重,兼告知他我绝对会将他的话视如圣听,绝不敢有丝毫怠慢。

“那你现在……”叶修偏了偏头,带出一个引诱意味的笑容,“应该怎么做?”

我直接掀开被子,上前一步抱住了他,虽然这段时间出自我的主动他的放任,我和他也拥抱过不少次了,但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有实感,过去的他并不属于我,即使在怀里,也像是棉花糖一样,甜乎乎又轻飘飘……现在的,他已经的的确确属于我了,他是我的,只是一种认知的转变,带给我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他是我的全世界,占据了我的心,是实打实的存在。

真好,他是我的了呀。

我将他抱了起来,叶修惊呼了一声,可能是顾及隔音不好什么的,连这声惊呼也显得幼细微弱,在椅子上自上而下的拥抱姿势很不舒服,既然旁边就有尚算柔软的大床,为什么不多加利用呢。转了个姿势,我让叶修坐在我怀里,自己坐在下面,叶修摸了几下我的头发,随即道:“刚从床上起来,你不多穿点?”

怎么话题一下子就从浪漫的告白变成了现在充满烟火气味的对话?

我反射性地想到。揽着叶修腰肢的手臂确实是裸露在外的,我和叶修都是属于在南方生活习惯的人,在冬天也不习惯开暖气,总觉得太燥了,室内温度不算和暖,皮肤上细小的绒毛都炸起来了……呃,确实有点冷。

既然如此,我抬手把叶修的轻薄羽绒服拉链扯下,叶修笑眯眯地把手搭在我的手掌上,他捂住领口,“要干嘛?”

“躺床上呀,你和我一起。”我说。

叶修好像是思考了一下,接着很干脆地解开羽绒服,脱掉里面的毛衣,然后他离开我的怀抱,脱掉长裤,背对着我,深陷的膝窝漏进去几许阴影,腿部的皮肤白得要发光似的……我没忍住,吞了下喉咙。

总感觉很难忍住,在和他确定了关系之后,但是现在是在叶家……低头抬头都能看见叶家的人,更不乏长辈,可能,要忍得很辛苦了。

叶修穿了睡裤直接钻进被窝里,带来一点沁人的凉意,我赶紧把他抱住,希望身上的温度能传达到他身上。

叶修舒服地喟叹着,冰凉的手指探向我的下摆,掀开后,凉乎乎地直接贴到我肚子上,还真是不见外啊……我只得无奈地叹气,就像他刚才对我露出地那个表情一模一样,将他揽得愈发紧了,他比我要凉一点,像是拥住了一包冰丝布料,但是他的皮肤却比那东西要滑腻吸手得多。

之前都是我的手很凉,从他身上汲取热意,现在终于轮到我向他传送热量了。

下肢纠集交缠在一起,难分彼此,我却有点后悔,腿部皮肤触及到的是棉质的布料……早知道刚才就不要让他穿裤子了,我还是喜欢肌肤相贴的感觉,更舒服,又能显出不一般的亲密感。

叶修把手焐热了后,又很留恋地捏了几下我腹部的肌肉,还不时调笑我几下……啧。

“哎呀……小周,你硬啦。”他的嘴唇只在我耳朵五厘米不远,故意压低了声音,本来就低沉磁性的声音更显惑人。

被你这么挑逗……被心爱的人这般挑逗,哪个男人都很难不起反应的吧?可他就占着环境原因,肆无忌惮地作弄我。

哼……现在的账,将来再算吧。

在叶家最后的几天光景,我对叶修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层面。

明明没有正式交往之前,我说几句荤话他就害羞得要死,脸红红的,然而现在一到交往后,他变得比老天翻脸还快。

时不时就凑到我身边撩拨我几把,有的时候我在看书,他打荣耀,居然能舍得放下荣耀来对我撒娇……他真是越来越不介意长幼之差了,虽然还挺可爱,我也挺享受现状的,但是——

媳妇太能撩了,还不让我做,这就没法破了呀。

譬如说现在,我就抱着笔记本缩到了我怀里,坐我在大腿上,一双狡黠的下垂眼却还是在盯着电脑,还强迫我一块盯着屏幕,我走神了他还不开心。

但是……我真的觉得君莫笑身上的五彩玻璃挺伤眼的,这段时间我偶尔也会登上一枪穿云看一看,看惯了一枪穿云那据说是兼具美学与力量的装束,再看看君莫笑那身七彩的、集锁甲皮甲布甲与一身的装备……还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嫌弃,不然叶修准拉着我去竞技场当拖把。

“我这账号,估计很快就要落灰了。”叶修突然道。

“技能太多,手速要求高,除了你,没有人能用好他。”

“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么好的号……还是太可惜了啊。”叶修轻叹,“他才发光发热一个赛季呢。”

“嗯……多培养培养新人啊,肯定有的!”我安慰他,“包子,他手速高,思路奇特,可以培养培养。”

闲聊了几句,叶修就安分不下来了,他把笔记本放在床头边上,账号卡拔出来放到旁边,然后把我按在了床上。

“来来来,让爷跟你一起做点快乐的事情?”

我:……

冷漠棒读,“请做。”

然后他就……开始挠我痒痒了。

算账的机会很快就来了,离各大俱乐部规定好的训练时间还有三天,选手们一般都会准备提前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清扫一番宿舍,提前适应一下即将到来的繁忙生活,苏沐橙如此,叶修也如此。

跟他们回到了H市。

不在叶家做起任何事情都方便很多,比如这样那样的事情……

回到家里一看,里面被打扫地干干净净,据说是陈老板提前找人来清理过了,考虑地实在周到,这样也不用浪费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做卫生了。

小姨子自去了上林苑的宿舍,现在……只有我和叶修两个人了。

“小周,你干什么呢?”

我将叶修压在沙发上,露出了一个微笑:“算账。”

“什么账来着?”叶修挠挠头发,做出的求知表情非常浮夸。

真假,他根本没有在用心演……如果他肯像是在叶家一样,对我装出一副好前辈的样子,那我肯定会被他骗过去,然后顺理成章地对他心软……所以,他本来就盼望着我跟他算账,再后做一点升华灵魂的事情?

“天天撩拨我啊。”我直起身体,却仍然按住了他两条还在挣扎的大腿,不然他逃跑,沉吟了一会,我说:“先受点利息……你不介意吧,叶修?”

“什……哈哈哈哈,别挠了……哈哈哈……等等、我错了……我……哈哈、再……”一句话叶修分成了好多段来说,他不是很喜欢挠我痒痒么,我原来以为他对这种动作应该没有太大反应才会揪着我肆无忌惮,结果居然比我更加敏感?

又哭又笑的,连眼角都沁出了晶莹的水痕,他笑得气喘不平,在我停止动作后唇口微张,吁叹连连,不论是注目观看抑或是垂耳倾听……都颇有几分色气。

“叶修……”我掀开了他身上薄薄一层的衬衫,叶修小声地嘶了一声,被冷气染的。

“冷么?”我问,还不等叶修回答,便继续道:“我要做,做了你就会变热了。”顺便附上一个讨喜的漂亮微笑。

叶修:

不仅告白了,还对我说了这么恃爱而娇的漂亮话,叫我怎么不心生爱怜呢?

那双修狭的深眸紧紧盯着我,眼中流露出的是什么?渴求、欲望、期待……那些情感都压抑得很深,掩埋在清凛的眸光之下,多得几乎叫我看不真切……乍然间,我竟有点恍神。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对小周的感情……

第五赛季注意到这个势如破竹的少年,看见他和自己一般,在战队中无力,不受队员信赖,明明在团队赛中竭力想要支援队员,换来的却是队友们不曾尽力的冷待……只是这般,让我开始多注意了小周一些。

我期待着小周能够带领轮回,打破与战队本身地隔阂,继续走下去。

而他果然也做到了,江波涛的加盟让轮回队长和队员沟通不良的情况得以解决,一个个老队员推移,轮回换上新血,在整个联盟里,轮回战队的年龄都算是年轻的……他成功了,可我却被嘉世扫地出门。

虽说不在意那么多,但我却对他更加关注了些,若说我在联盟中最好的朋友是谁,应当是少天……我和小周的联系并不深,然而单方面的感同身受足以让我把他放在朋友的第二纵列,嗯……就在少天之后吧。

对他的了解可以说很深,又可以说很浅……我只了解他对荣耀,有和我一样的热情忠忱,对冠军,有和我一样的势在必得;除此之外的事情却不了解,可就是这样的距离,才是发展暧昧的最好距离,不远不近、不深不浅,知道他,便有兴趣继续了解他、挖掘他。

或许一开始是好奇,后来更添上兴趣,在小周告白后多了分不自在,却会因此反射性地驻足于他的任何消息之前……在小周失忆后,相当直白的表现终于无法将自欺欺人进行到底,主动拨开迷雾,选择直面自己的心。

把心路历程回想了一遍,我看着小年轻从一开始的胜券在握,变得忐忑不安,久违的作弄心大起,于是我微笑:“嗯……那你来兴欣怎么样?就是工资和轮回的不好比。”

哼哼,不是不想离开我吗?来兴欣吧,保证你天天跟我见面,没准见得你都不想见了。

出乎我的意料,小周没有露出不满的恼意,他眨了眨眼睛,因等待而焦虑的绯红脸蛋逐渐变成正常的白皙颜色……我逗人失败啦?

有些无趣,我不满地想着,一句话没过脑子就出口:“或者,我去轮回?”

哼,现在总算有点波动了吧?他整个人都僵了。柔软的腮发贴在脸颊上,栗色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嘴唇也张开了些,看上去颇有几分可怜可爱,像只小鹿儿。

他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看着还是呆乎乎的。

不过刚才我的话得改一改,我可是兴欣的人,刚才完全只是情绪激动时候没把住门,不小心说出来地。

结果在我暗示他一遍之后,小周还是——那么愣!

他脑瓜子平时不是转得挺快,怎么这种时候这么蠢的?如果让枪王大大的那些迷妹知道,私底下的周枪王不仅喜欢对荣耀教科书耍流氓,被告白的时候还脑子短路,失神大半天,怂的不得了……怕不是少女心都要碎完掉了!

我扣了扣木质长桌,又无奈扶额,“……小傻子,非要我直说?”

唉,那我就只好直说了。

“小周,我也喜欢你……嗯……你是非常可爱的人,应该要遇到最好的人,我希望,我就是你的那个最好的人。”说完了,我又问他——

“愿不愿意?”

小周清脆响亮地回答了我:“愿意!”

愿意就好了……说完这句话后,小周又很乖巧地坐在床上不动了,这个是不是和套路不一样?按照云秀看的言情剧,他现在应该……过来抱住我才对吧?

小周自己都不主动,非要我在旁边催催他,才肯过来,弄得好像我对他很渴求似的……虽然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事实,但是、他能不能像之前那样主动些啊?

还是就跟沐橙说的一样,男人除了我都是大猪蹄子,得到了就变了?

我不禁深深地思考起了这个观点的真实性。

脱掉衣服,我钻进了小周的怀里,他抱住了我,臂膀拥得紧紧的,呼吸的低沉喘息在我耳畔回响,他轻轻地吻着我的侧耳,致使它因过度兴奋而泛红。

我保证,我不是有意要拿他的小腹取暖的……但是!我对他的腹肌实在羡慕很久了……应该说,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这么好的身材吧?

怎么说呢,本来以为应该是硬实的,但是摸上去倒挺软的,掌下的肌肤似乎带着吸力,摸上去了就不想撤走,我就流连忘返地摸了好多下,结果小周都被我摸得不好了……啧啧啧,年轻人啊,就是情绪太容易波动了。

后来我更发现,耍流氓这件事情,是真的可以上瘾的,在那次无意间开发出小周的隐忍属性之后,我就得了趣味,时不时挑逗他几下,然后被他反弹回来,两个人互相对彼此耍流氓,然后小周替我解决,自己去洗冷水澡什么的……

我是不会说,其实我有那么一丢丢的……幸灾乐祸。

叫你小子仗着自己失忆天天对我毛手毛脚、上下其手,还老是用言语调戏我,光这两点,就是足够令我报复的理由了。

我做事情向来是走一步想三步的,唯独在他这件事情上,放纵自己,只论今朝不谈明宵。

偶尔也很跟他讨论一些其他事情,谈情说爱之外的所有事情都能被归进这个范畴里面。

比如说荣耀上的事情。

有次跟他谈君莫笑,他安慰着我,可我却很清楚,散人这个职业是不可能留在赛场上很久的,因为他打破了二十四职业的平衡,荣耀官方对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想法,其次……按照这么些年荣耀的进程,过不久估计就要开放新的等级上限了,君莫笑将不再具有优势,但是能看见一枪穿云还在战场上发光发热,荣耀赛场仍然在轰轰烈烈地举办下去,就够了。

……纷纷杂杂的想法涌入脑海,我并不为君莫笑感到失落或是如何,存在过便好了,他是一个传奇,能载入荣耀史册的散人。

不想那么多了,难得小周在怀……好吧,是我在小周怀。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我和小周的床上相关事宜,嘿奇了怪了,我怎么就那么接受良好地坐在他大腿上了?

小周虽然嘴皮子利索(等等、我竟然说他嘴皮子利索??),他耍流氓确实利索,但是真论心脏战术,他肯定是比不上我的,我怎么就窝他怀里了呢?

不应该这小年轻跟我撒娇么?

列一下各自条件。

我比小周年长、冠军也比他拿的多、还是战术大师。

他比我高、身材也比我好、直球高手……嗯,扯平了。

我愉快地想着,所以他想压我是没有可能的,具体如何,还是床上见真章吧!

“叶修,想什么呀,笑得这么开心?”

我趴在小周身上,对他举起了手机,上面是和少天的聊天框,真实原因当然不能和他说,不过我张口说胡话的本事早就炉火纯青了,“我在想着,怎么虐他一场呢。”

小周露出个羞涩的微笑,面不改色地说垃圾话:“帮你虐他。”

希望别人不要说他的心脏是我传染的……这分明就是他的天赋技能!真不关我事啊。

“那感情好啊吗,我们就……夫夫同心,其利断天?”我说。

 

谈恋爱果然让人身心愉悦,就是老遮着掩着这点有点不好,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周泽楷,被我叶修承包了!

这种心情挺难克制的。

国家前两年好像就通过同性婚姻法了,结婚吧。

求婚要什么来着……我赶紧去问沐橙了。

小丫头吓了一大跳,就差没从旁边房间冲过来扳着我的肩膀大喊了……幸好我都是锁门的,不然我和小周这样子哪好见人?

沐雨橙风:鲜花。

沐雨橙风:叶修哥,送花!不要这种东西是女孩子专属什么的,送花其实很有用的,你记得查一下花语什么的,然后就是浪漫的环境、钻戒……单膝下跪就不必了我觉得,你听我的准没错。

沐橙说了一大堆,看来她天天看云秀推荐的言情剧好歹是有些作用的,有时候能派上用场,我新建了一个文档,把思路一点点写下来。

不过这个还要到了H市才能实施,幸好前几年叫叶秋把材料偷出来,把户口迁出了,不然现在还得去偷户口簿才能结婚。

回到H市,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开始训练了,趁这段时间赶紧给小周做个标记才好……嗯,我的意思就是求婚。

但是从B市一路赶来H市,还挺累,不过计划本来就不是今天……

小周来到H市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翻旧账,从前真没看出来他这么小心眼的!还挠我痒痒,挠完了趁着我笑得浑身没力气就开始使阴招,搞事情经过我同意了吗?!


叶修……果然很好吃!

很满足,昨天晚上在沙发上、床上还有浴室里面,翻来覆去地做了好多遍,试了好几个以前很想试试的姿势,解锁了很多新技能,超开心!

周泽楷躺在米黄色的大床上,怀里揽着只穿着短裤的叶修,两个人身上盖着一床羽绒被,头顶上的空调在呼呼地吹着热气。

周泽楷略皱了皱眉,赶紧胃有点难受,他从醒来开始,就一直在盯着叶修的脸看,好像也没过多久吧,怎么就有点烧心的感觉了。

他伸手去够旁边床头柜上的手机,昨天好像忘记充电了……希望还能用。

手机右上角可怜巴巴地显示着百分之九,万幸还有电。时间是十点四十五分,平常这个时间,他和叶修早就在兴欣网吧奋斗了,估计连竞技场都打过十几场了,难怪了。

周泽楷不舍地脱离了叶修的身体,他站在床边,只觉得满心不爽,不想吃饭……想抱着叶修!但是要给叶修做饭吧?

这么一想,他又开心了起来,为叶修做饭,听上去很不错。

承受方在过夜后,最好吃一点清淡的食物,推荐喝粥,周泽楷打开搜索引擎找制法,那些数据都很微妙,冰箱里也没有足够的食材。

周泽楷在厨房里站了半响,最后决定……还是不要为难自己了,去外面打包会比较好。

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偷懒,他只是对自己的分量很清楚而已,周泽楷,外号厨房杀手,这个称号是他母亲未过世之前给他起的,连亲生的妈都这么埋汰他,可见周泽楷其人的厨艺……是真的不堪入目啊。

他转头就出了门。

叶修在不久后醒来,意识还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的,叶修闭着眼睛,往旁边探了探手,嗯?怎么空空的?小周人呢?

叶修清醒了,他又伸手摸了会,被窝还是热的,可见小周还没有离开多久。

他龇牙咧嘴地爬起来,脸上忽青忽白一阵变幻,腰都要断掉了,腿很爽,全身无力,当然最不可言说的,还是背后那个羞耻的部位。

火辣辣的,估计是昨天的摩擦运动太狠了些,虽然他自己后来也得了趣儿,可这不能消弭叶修此时心头的火。

他一个电话按过去,周泽楷那边很快就接了。

“喂,叶修,你起来啦?”周泽楷好心情地说着,手上提了两个塑料袋,步伐雀跃。

叶修的声音却凉飕飕的,“周泽楷……”

“嗯?怎么啦?”周泽楷不解,叶修基本上都不会对他直呼全名的,但他仍然没有惹怒了叶修的自觉。

叶修心累地叹了下,小男友的温润好听的声音安抚到了他,“算了算了,你帮我买点东西吧。”

“什么?”

“消肿的。”叶修面无表情地说着,“后面用,你懂的。”

周泽楷轻笑一声,他笑的声音很好听,好听地叶修耳朵又燎起了火,周泽楷乖巧地应道:“好的,稍等,我很快就回来。”

“那我挂了?”

周泽楷就说,“你挂吧。”

他等了很久,还能听见叶修传到他耳边的清浅呼吸声,一直没有停过,而这通电话也就这么继续了下去。

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趴着比较舒服,他从床边扒拉到耳机,戴到耳孔里,“我不要,你先挂吧。”

“不是说好了你先吗?”周泽楷又笑起来,并指责他,“出尔反尔哦?”

两个人通过电话,互相皮了一路,周泽楷终于走到楼下药店,销售员立马殷勤地迎了上来,“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说道:“初夜,消肿的膏药。”

销售员从一边货架上拿了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给周泽楷,说道:“这款……”

“就这个。”周泽楷说,他付了账,利索地离开了小药店。

销售员在他离开后,才吐槽道:“果然帅哥都是别人家的。”

回到家里,周泽楷仗着叶修现在腰酸腿软动弹不得,把他在床上摆了个挺羞耻的姿势,然后带着神秘的微笑,把叶某人的裤子扒了下来。

“等等、你要干什么?”叶修瞪他,“我自己来!”

“你累,我心疼,我来。”周泽楷微笑,“乖,弄完好吃早饭。”

“别别别,我可以!”叶修重申一遍自己的立场,“你敢搞事情,我就……”我就把求婚的事情延后再议了!

FIN

——————————————————————————————

写到后面非常绝望了,因为太难写了QAQ,越写越偏离大纲了

老叶一开始就喜欢小周了,但是他想得多,还直男心态,后来被小周直球攻略,就承认了

末尾处小周已经想起记忆了

突然想吹吹小周的身世,就随便写了写

其实我很想加进去一个内容,就是小周三次元玩枪也很溜……以后其他文试试写写好啦

叶修告白的话有参考王小波的情话。

嗯……没了


评论(4)
热度(36)
© 孤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