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纯食,ky勿扰
黄少天女友粉
北极圈冷cp爱好者…江橙-韩戴-伞秋
言白真好吃啊岂可修!

  孤光  

【周叶】失忆6

1、一次性完

2、双视角,其实我想写双视角文挺久了,现在挑战一下自我……真的好难写QAQ,写到后面都不想写,所以后面很烂。

3、OOC突破天际!!!!


周泽楷:

走进这个看着挺肃穆的院子内,可以看见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是军区的车吧?

我和小姨子一左一右地跟在叶修两边,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小腹微凸的中年男人,他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看见叶修之后表情有些疑惑,随即又变得恍然如悟,对叶修打了声招呼,“叶大少。”

叶修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呆愣了起码两秒,才说道:“您好。”

接着,我们和这个男人就擦肩而过了……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但是叶大少什么的……总觉得套上叶修身上,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呢。

毕竟他气质倦怠懒散,实在不适合这种听着就很富家子弟的……算了不联想那么多,直说就是很纨绔的称呼。

走近屋子里,客厅中央吊着一顶很素净的悬挂式大灯,投下白色的柔和光线,地板是暗褐红的木,沙发围成一个四方形的圈,坐了有四个人。

一个是七八十的老人,穿着军服,肩章上绣了几个星星,具体军阶……我并不是很了解,对这方面我原本就不很熟悉;他对面是一个年轻男人,侧脸看上去和叶修很像,气质却完全不一样,偏正式斯文,坐姿也很端正,脊背挺得直直的,和叶修慵懒式地沾椅就靠完全不一样;另一边的沙发上是一男一女,正对着我们,眉眼和叶修有几分相像,女性三十多岁的模样,面带笑意,正看着手上的杂志,男性头上有几缕霜白,脸却挺年轻,冷着脸,眉头的纹路深刻,瞧着很严肃,似乎和那个年轻男人对话交谈。

这算不算……一开副本就看见了boss?

中间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的啊……

那个年轻男人最先发现我们,他转过头,我看见他的脸……居然和叶修的一模一样,双胞胎?还是差了几岁的兄弟,只是凑巧那么像?

他又偏过头对人说了些什么,下一刻,他们所有人都转过头看向这边了……怎么说呢,还……挺吓人的,莫非军人后裔就是齐整?

叶修笑眯眯的,偏过头对我解释:“跟我很像的是我弟,双胞胎,叫叶秋;坐在一起的,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妈,穿军装的是我爷爷……一次性就能见到我所有的直系亲属,怎么样?开不开心?”幸灾乐祸得非常明显,也不知有什么好幸灾乐祸的,迟早他都要和我一起面对修罗场吧?

呵呵,所以……我当然是、非常开心啊……

我露出了一个惯式微笑,小声地说:“开心。”

怎么也不能在叶修面前露出怯吧?而且他们一起转过来看的时候吓了我一下,深究起来,其实我是不如何怕的,好像在记忆深处,我曾经也面对过这样的场景,因为眼前突然闪过一副图景,似乎是以我的视角所见的,不同色的军服相同的环境……应该就是我之前的记忆。

叶祖父威严的目光扫了一圈我们三人,此时我们已经走到沙发附近了,叶修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和小姨子,我似乎看见叶父嘴唇翕动,好像要说点什么,但是叶祖父先开了口。

老人家说话中气十足,表情也挺慈祥的,他朝……可能是对我招了招手,然后拍着旁边空余沙发位置,说道:“姓周的小子坐过来。”

原来真的在叫我,我以余光扫了一下叶修,见他没露出什么异色,便抬腿朝叶祖父走了过去,小姨子被叶母叫走,叶修则是坐在叶秋旁边,很好,这下三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了。

叶父征询地望了叶祖父一眼,就听叶祖父说道:“你是……叫周泽楷是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又想到面对长辈怎么都要多说几个字,就补充道:“是的。”

叶祖父继续道:“母亲魏灵芸,父亲周枢?”

呃,好像是这两个名字?于是我又回答:“是的。”但是,他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还不等我阴谋论两下,譬如他调查过我之类的,就听叶祖父笑了笑,说:“你这性子跟你爸真是一模一样的。”

嗯?性格也懂……?

叶修道:“爷爷,小周他上次出车祸……”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边出问题,失忆了。”

……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微妙?搞得好像我脑子出问题了一样……

虽然确实是大脑中控制记忆的部分出问题了,但是这种说法……叶修,你真的不是在报复我平时对你的追求吗?

叶祖父“嗯”了一声,问道:“没出什么大问题吧?”

“等脑内的淤血自然散开就好了,会慢慢想起来的。”叶修回答的回答罕见的没有嘲讽气,他坐的虽然不如叶秋端正,但对比平时懒懒地歪在电脑椅上,可谓是好了一万遍……看来这位叶祖父虽然看上去很慈祥,但是给叶修留下的心理阴影估计也挺大。

其实从叶修平常的行为动作都能看出来,他出身良好,即使是普普通通的姿势,也比普通人又气质,亦显出独有地优雅,现在一看,叶家的家教果然很好,在叶祖父和叶修交谈的时候,其他人即使说话都是很小声的,譬如苏沐橙和叶母……我注意到这两位女士一边轻声对谈,偶尔还会对我看几眼,露出了很隐蔽的赞叹的表情,这令我有些好奇,她们在讨论些什么?

经过叶修和叶祖父的交谈,我终于明白我父母和叶祖父的关系了,我父母在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一处军营,当时叶祖父正在那处军营中,双方之间算得上是老师和学生,联系在我父母逝世之前都没有断过,实际上是很亲密的关系……呃,那这样的话,叶祖父也就是我的师祖?

那我拐走你孙子你不介意吧?

思绪又一次跑马到了天边,叶祖父对我的“沉默寡言”适应良好,可能是因为我的父亲的缘故。他和叶修聊天中时不时往我这里看一眼,多年没见的祖孙俩聊起我的事情可谓是谈兴大发,而我,也只要做一尊美丽的雕塑就好了……只要微笑微笑再微笑?

聊了一会儿,叶修就带着我和小姨子把行李放到已经收拾好的两间空房里,还没到吃饭时间,我来到叶修的房间……他果然抱着一台笔记本在玩荣耀。

似乎是玩得太入神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坐在床上,看他带着兴欣的人又抢了一个boss,接着又登陆荣耀官网查看了一下新年活动……之后,他关掉荣耀,打开了一个浏览器,点开历史列表中的某一行,是荣耀的官方论坛,要写什么?

灵巧的双手在键盘上舞动,叶修打下了标题:新出的副本XXX的攻略……

在写攻略么?

这就没什么好看的了……脱掉外罩的针织毛衣,顺便把带绒的长裤也脱了,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头柜,把齐整地跟豆腐块一样的被子摊开,我钻进被窝,准备补个眠,昨天晚上抢boss不小心忘了时间,两点多才睡觉,现在还有点困。

在叶修的房间里,呼吸着叶修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很安心,眼皮阖上不久,我就完全陷入了黑甜乡,甚至没有发觉在我呼吸平稳之后,叶修放下笔记本,穿着棉拖走到我身边,轻柔地摸了一会我的鬓发。

实际上,在我之后无意间听到叶修泄露,得知了这事……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我要睡着啊?明明是那段时间难得的,出自叶修主动的福利……好怨念。

在叶修家里度过的时光和在兴欣没什么差别,甚至更差点,因为在这里……我就不能肆无忌惮地像叶修索要诸如牵手拥抱之类的帮助他抢了boss的奖励了,毕竟有长辈看着,他们眼光毒辣,万一看出我和叶修的关系……我并不想在一年中这个特殊的时期搞什么大事,听说叶修在电竞比赛中打拼,他和家里的关系还挺僵的,这是他在离家出走之后,第一次在家里的新年,还是不要出现什么……

#离家出走多年的儿子带了个男人回家,腿打折吗?#→叶父。

#我徒孙拐了我孙子,枪在手上,该怎么办?#→叶祖父。

#我粉的战队队长把我儿子拐走了,对谁生气会比较好?#→叶母。

呃,这个联想好像有点丰富了呀……打住打住!

快没几天就要开始正常训练了,我已经稍微能想起一点以前地事情了,那些记忆跳跃得略大,有些是小时候的,有些又是在第十赛季刚刚发生的事情,最先想起来的主干,是记忆最原始地脉络,亦是连接了从小到大行走轨迹的定点,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时景。

比如听见父母逝世的场景,第五赛季我被记者和轮回粉丝一起黑的场景,从荣耀官网上看见叶修从嘉世解约的场景……

“小周,想什么呢?”正在我思虑之时,叶修放下了手里的物事,他一手搭在桌子上,一手靠着椅背,整个人转了一百八十度,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黑色衬衫,脖颈下两颗纽扣解开,露出白皙的锁骨和皮肤,黑白对比尤为强烈,而这样的动作,又勾勒出腰身细致的线条,他看着我,唇畔笑意微微。

我笑了笑,对他说道:“嗯……记忆啊。”

“难怪。”叶修咬着一支烟,却没有点燃,他坐在椅子上,笔记本上名为君莫笑的散人百无聊赖地转着伞玩,他却没有管他,一双蜂蜜色的眼睛只看着我。

“我就说……最近你的话怎么变少了?”

这句话我就不认同了。

他的意思明显就是记忆回来了话就变少,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不是寡言人设,完全是因为那些记忆都太沉重,导致我没什么兴趣说话罢了。

“叶修……喜欢你……”我盯着他的眼睛,缓慢地叙说着,“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正常训练了……不想离开你……”

叶修:

带着沐橙和小周走进院门,我还特意注意了一下门口的两个警卫员,看来这次记住我了,没把我拦下来,虽然他们看见我还是一愣,连目光都变得更警惕了。

院门离主屋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拖着行李箱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除此之外,都很安静,就连一贯活泼的沐橙也沉默着……其实我家真的没那么可怕呀,有些无奈。

门中走出了一个胖子,穿着便衣,不认识他,但是他好像认识我,或者说,他认识我这张长得很叶秋极为肖似的脸,虽然我比叶秋白些,还有点虚胖。

“叶大少。”他对我打招呼。

呃,就不能当做没看见我吗?我只得也对他点点头,说道:“您好。”

啧,我可不认识他呀,就只能说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了,万幸他没有留下来跟我叙叙旧的意思,虽然也无旧可叙,路过后,本荣耀教科书带着联盟男女神继续行走在青石板路上。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大概就是……呃,天凉了,让荣耀破产吧?

啊不小心又让霸道总裁电视剧入侵我了,快读档重来重来!

我叶修,今天就要承包了荣耀联盟!

对,这个才适合我!

走进屋子里……果然看见了爷爷,唉,没想到一回来就要见到所有大boss,我还不能用攻击技能,只能使用……端茶、倒水等等的安抚技能,难过。

老爷子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着我……身后的小周?

小周怎么了吗?

我正想着,脚步却不停,很快就到了三大boss和小怪叶秋的面前,给他们做一个介绍,虽然估计他们都认识我背后的男神女神,但是礼不可废……家里的规矩就是这么多。

老爷子果然把小周叫过去了,我把行李箱推到小周的黑色行李箱旁边,一屁股坐在叶秋身边,沐橙寻了老妈旁边的位置坐下,出乎我的意料,本来以为会被老爸给暗暗数落一顿,结果反而是老爷子开口的次数比较多。

长辈说话,老爸作为小辈就不能开口……怎么说呢,我还蛮爽的,在看见无数次老爸想插嘴却被老爷子先一步说话的时候。

和老爷子的交谈中,证实了我看过的那篇报道中的魏灵芸和周枢两个人,果然就是小周的父母,而且小周居然是老爷子徒孙……噫,这个关系,小周这个进展神速啊。

真叫人想不到,小周祖籍S市,我家老爷子却是B市人,这么老远的,居然还能产生这种联结,缘,果真妙不可言。

话说这样的话,也算是门当户对?

再加上我和小周都很喜欢荣耀,这又是志同道合了……

我本来就隐隐有感觉的,转变只发生在一瞬间,有意或无意,或许我原本是打算再等等看,但是思维是很奇妙的东西,它不经意间就能叫你的想法完全变一个方向,突然间……我就不想要再继续否认下去了。

小周其实很好的。

他长得好看,脑子聪明伶俐,性格包容坚强,说话也很好听……嗯,他对我耍流氓,也可以看做是情趣吧?最重要的是,我就是喜欢他。

这一点,便可以胜过千言万语了,因为喜欢他,所以觉得他是最好的。

他与我站在同样的高度,见到的是同样的风景,即使外在性格不甚相同,但是本质却是一样的,同样坚守着梦想负重前行……怎么说呢,反正我就是觉得他和我挺适合的。

他那么好,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这是一场轮回,无论是从那里开始,我都会喜欢上他的,我确信。

嗯……等他恢复记忆之后,再给答复怎么样?

聊过天,老爷子和老爸有事要处理,先行上了楼,老妈拉着苏沐橙聊得正开心,不打扰她们,我就带着行李箱先上楼了。

一进门就看见……床铺上那叠蓝白条纹地被子被叠成四方豆腐块儿……啊,真是久违,但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要这个久违,因为可能之后我在这里的几天,都要这么……叠被子了……

那我还是死了算了吧。

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整理好,我打开手机,看见伍晨发的消息,他说今天的野图boss快要出了,有空就上线帮他抢一下。

那我作为兴欣的人,肯定是义不容辞啦!绝对不是因为想玩荣耀,是出自对工会的高度责任心!

戴着耳机,自然就忽略了门口的声音,老魏指挥的声音充斥耳膜,还不时传来老板娘暴躁的怒吼,怎么说呢,吃了一嘴狗粮的同时我却没忽略背后的视线。

我对视线挺敏感的,由于出生高干家庭,小时候训练也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被小周安静又灼热的视线盯了一会就感觉有点不自在了,不过他既然不出声,那我就耐心等着,看他什么时候憋不住。

君莫笑快速连击,巨大的数字在右边屏幕上跳个不停,渐渐的,我沉迷于此,暂时忘记了小周,不过很快boss就被砍死了,最后一滴血射出,飞溅于地,而身材庞大的boss爆出了各种橙色材料。老魏这家伙就是用完就丢的典范,渣男啊……打死我之后就直接无视了我,去和伍晨聊天了,啧啧啧,我要跟老板娘告小状了!

看完荣耀的新年活动,我挺满意的,又要有好多的稀有材料了,荣耀的活动,又称稀有材料大赠送……兴欣可是草台班子,就需要这么丰厚的馈赠啊。

我又想起上次打过的那个百人副本,上次和魏琛琢磨出了新打法,省力,挺适合普通网游玩家的。说起来我好像好久没写攻略了,今天难得没什么事情,就写一下吧。

写完后,我听见小周的呼吸也变得平稳了,转头一看,居然……在我床上睡着了?嘿,哥让你睡了吗?这么反客为主的啊?

余光瞥见他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深栗色的发丝散碎的铺在浅蓝色的枕面,全身大部分都被罩在我的被子下,只露出脑袋,嘴唇微张,露出一点细白的牙,他侧着脸,面部线条流畅,唇色是渴水的殷红,鼻梁高耸,眼睑阖着,细密的长睫卷翘,脖颈纤细,突出的喉结也显得精致美丽。

我从旁边的角落里搬来一张小凳子,坐在床边上,手有点痒。

抚上密密茸茸的发丛,顿觉爱不释手,触感柔软光滑,他的头发比起我的要长一些,留得快要到肩膀那里,服帖地覆在细长的颈子上,刘海也比我要长,有时候懒得出门去兴欣就在家里玩,常常可以看见他拿着简单的黑色细发卡别把过长的发丝别在额头上,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再衬着俊朗地五官,有别于平时的秀致文雅,又是另一种疏朗逸群的美感。随手捻起一束他的头发,以手为底,单拿出来看就比较明显,是栗色的,拨开发根一看……原来天生就是这个颜色的么?我随手给他绑了几束麻花小辫,就是可惜家里没有皮筋,又不能去妈房间拿……

玩够了头发,手一错,不小心碰到他的嘴唇了,还好没给吵醒,不然我肯定又要被他……耍一下流氓了。

啧,只有我叶修能够耍别人流氓,我觉得我突然领悟到了真谛,下定决心以后不能这么被动了,要主动出击才可以……凭什么天天让小周对我说荤话,然后我就无力招架?必须要改变这一点……嗯,先从说骚话开始吧。

小周睡得挺沉,戳了几下他的嘴唇,还真挺干的……他好像不是很喜欢喝水,都是靠着润唇膏保持唇部皮肤润泽的,但是来到家里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他都没带也没用,难怪这么红。

仿佛被他蛊惑了,我望着他的嘴唇,微妙的渴望攫取了我的神思,有点想跟他来个亲密接触。

反正小周本来就挺喜欢我的……给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设,我把自己脸边的发丝别到耳后,一只手托着他的侧脸,然后不假思索地印上去。

还挺好吃的,甜甜的,舔了一会,我有点意犹未尽,但是这个姿势实在别扭地难受。

我直接掀开了盖在小周身上的我的被子,看见了……嗯,他的平角内裤,顺便还看到……啊,那什么,果然就……挺……呵呵,挺厉害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把小周摆成科学的睡觉姿势,再盖上被子,跨坐到他身上,这样舒服多了。

睡得真熟啊,呵。

时间过得很快,在家里还挺愉快的……如果不用被老爹每天早上叫起来绕宅跑圈,并且每天晚上强制断网,还不让吃方便面之外,都挺好的。

因为电竞事业的发展,爸也不再对我这个事情横眉冷对了,我挺了解他的,他就是面子上过不去……那心里肯定很为我这个儿子骄傲的。

嗯……希望他不要对儿子跟一个男人跑了的事情说要打断我的腿什么的……

妈那边倒还好说,她是小周的粉丝,肯定会接受小周的。

至于爷爷……呃,小周毕竟是他徒孙嘛……

小周最近越来越沉默了,大多时候都在放空,对我说的骚话也少了,这让我怎么反击回去?有些担心。

我就问他了。

他的回答已经有以前那个小周的风格了,“嗯……记忆啊!”

无论是开头习惯性的沉吟,还是不加主语,直接说宾语,尾调略略上扬。

看来是想起来了,就是不知道想起了多少。

我说:“难怪,我就说,最近你的话怎么变少了。”

小周深色的瞳眸一扬,直直撞进我的眼睛,他慢慢地说:“叶修……喜欢你……”

还不等我回答,他便继续道:“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正常训练了,不想离开你……”


评论(2)
热度(14)
© 孤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