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纯食,ky勿扰
黄少天女友粉
北极圈冷cp爱好者…江橙-韩戴-伞秋
言白真好吃啊岂可修!

  孤光  

【周叶】失忆4

1、一发完

2、双视角,其实我想写双视角文挺久了,现在挑战一下自我……真的好难写QAQ,写到后面都不想写,所以后面很烂。

3、OOC突破天际!!!!


周泽楷:

介绍了一遍神枪手的技能,叶修对我露出了一个堪称温柔的微笑,再跟我说:“我觉得熟悉一个职业的技能,最好的方法就是上竞技场,试试吗?”

试试就试试,没什么好怕的,我接手了……炫周搞叶……

这个名字看上去还是好一言难尽啊……

叶修开了我旁边的电脑,然后他从自己裤兜里拿出一张银白色的账号卡,显示出来的是一个穿着花花绿绿,极其辣眼睛的男性角色,手里拿了一把泛着金属光泽的银伞。

刚才看荣耀的介绍好像没有持伞的角色,这是什么?

散人?

叶修给我演示了一下君莫笑手里的那把千机伞变形的模样,又发出了几个低阶小招式,散人就是所有职业未转职的低阶技能的合体的角色吗?

银武……这个游戏还真厉害,我对它稍微有点兴趣了。

在竞技场被叶修一次又一次的碾压,这感觉还挺难受的,不过我有计时,从最开始的33秒被他杀死到现在的五分钟32秒,勉勉强强算有进步吧?

兴欣战队的围观者逐渐靠近,从他们的言语里,在叶修手底下撑了五分钟,还砍了他一半血的我,似乎还值得称赞?对于一个失忆症患者来说。

我并不想被这么说呢,被认为比从前的周泽楷差,是我所无法忍受的,即便它是事实,然而它也只能是过去的了!

“7分53秒,君莫笑只剩41%的血了!”魏琛惊呼,“周泽楷可以啊!”

“身体的记忆还在吧?”叶修挑起唇角微笑,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过也已经打了挺久了,小周,要给身体休息的时间啊。”

“唔,好。”他说的我肯定会做,而且这本来就是我身为职业选手应该做的。

打了半天键盘,我觉得手都有点酸了,甩了甩手指,企图把那种酸涩的感觉都甩掉,我靠在宽大的靠背上,眼睛盯着竞技场里的五彩色的君莫笑,陷入了沉思。

方锐也放下手里的电脑,他真诚的大眼睛看了一下叶修,又朝我这瞄了一眼,然后他走过来,一巴掌拍到叶修背上,“老叶啊……”

“怎么了?”叶修抖了抖,他回头,“你力道能不能轻点啊?”

方锐搓搓手,温和一笑:“你瞅瞅人家小周。”

“我瞅小周干什么?”叶修莫名其妙。

“你仗着没失忆就把人小周往竞技场碾压了好几十次,你良心呢?”痛心疾首状。

“这种方式不是对他想起神枪手挺有用的?而且没好几十次吧?就二十几次啊。”

“他那手。”方锐呶呶嘴,“被你搞的一直都在巅峰状态,你是不是应该付点责任?”

“嘿,那你说怎么付?”

“教他做手操啊!”方锐理所当然地说,“他肯定连手操都忘了怎么弄,我看你弄得挺好,去教!”说着,他把从苏沐橙桌子上顺手抄的那瓶护手霜塞进叶修手里,“冬天啊更要好好保护手哈,老叶你任重而道远,我们看好你哦~”

兴欣……我有一种其实我才是兴欣的人的感觉,哇他们怎么能这么贴心的!

接收到小姨子欣慰和鼓励的目光,我不禁更加确信了这个想法,真的,兴欣是我家!虽然我并不是很懂手操是干什么用的。

叶修叹了下气,他带着那瓶写着柑橘清芬的护手霜转到面对我的方向,“小周,伸手伸手。”

手操……顾名思义,就是用手做的操?然后叶修现在要帮我做?

可以光明正大被他摸手手了……的意思?

激动!

叶修果然握住了我摊开的手掌,温暖的、柔腻的触感贴上来的时候很舒服,都说十指连心,感觉不仅仅是手掌被他拿捏住了,就连心脏好像也被他把玩在手里的感觉,汹涌的热意在血管中奔流,又被分叉带往四方,感觉就连脸颊也热了起来,脑子里更是浮想联翩,当他力道轻柔地捏住我的指缝的时候,总觉得……很煽情,我竟然想到异样的场景,如果……如果他的手,可以捏一下别的地方就好了……

深刻检讨一下自己,这么能联想呢?要不得要不得。

叶修今天指导了我很多,他带我熟悉了神枪手的技能后,又带我去街角吃海鲜焗饭……嗯,他去抢BOSS的时候也带我去了,我发现,就算我在他手下只能坚持十分钟,好像也可以碾压一众玩家,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抢了boss之后,被其他人追着打,但是他们又打不过我,还蛮好玩的。

叶修好像也挺享受这个过程的,眉眼笑得弯成月牙,上挑的唇角昭示了他的好心情……不管荣耀好不好玩,但是看见他对荣耀的态度,我忽然觉得,这个游戏好像也变得有趣了。

如果可以一直看见他的这种表情就好了。

暂时还没发现荣耀的其他好处,除了能看见其他玩家想要打我却打不死我之外,就是叶修的态度对我的感染。

面对了一天的电脑,即使是我,也会有些疲惫。

苏沐橙和陈果为首,她们带着叶修等一干不情不愿的荣耀宅男宅女回到了上林苑,在草坪小路的岔路口分开,我和叶修一路,其他人一路。

晚间倒是没有再下雨,地面湿湿的,周围的青草地上也淋了一层水意,空气并不很好闻,混杂着草息和水泥地的气味,天边的一胧月也有些黯淡,星子二三。

我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叶修,他的轮廓在深夜里有些朦胧,勾勒出浅浅的虚影,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却很明亮,他应该是在笑着的,因为我能感觉到,他周围明快温柔的气场。

这般、这般温柔的人,似乎都将阴冷的夜都晕染得明媚如昼。

我缓慢地伸出手,试探性地侧伸,心脏跳得很快,“咚咚咚”的声音似乎要响彻狂野,我好像也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了。

触到一处温暖的地方,心下猛然一跳,是他的、他的手……

不再犹豫,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没戴手套,手却直接接触到了湿冷的空气,很奇异的是,他的手依旧如同我每次触碰到的一样,带着融融的暖意。

一开始只是普通地握着,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很短,我却已经有点不满足了,叶修没有挣脱我,我的野望却扩大到了理智都无法阻止的地步,稍微一变掌,我将手指嵌合进他的指缝,这样的话……应该可以更亲密一点了吧?

所谓的,十指相扣?

这次叶修却有点想要挣脱的意思,他力道很轻地动了几下手指,又抖了几下……但是,无论是多么抗拒,我都不会让你逃开我的。

他把脸别到另一边,在黑色的发从里,漏出一只白玉一样的耳朵,耳蜗中浮起的经络是半透明的朦胧色泽,底端的耳垂烧红了,是在害羞吗?真可爱。

终于走到了,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随后他后退一步,单手打开了大门。他的脸颊离我有些近,腮上泛起了好似醉酒的酡红,睫羽也轻颤着。

总觉得自己只能像一个傻子一样,在心里无限高呼“叶修好可爱”了……

他怎么这么可爱呀?

明明就和我一样,是一个男人,而且还大了我四岁……嗯,有点生气!

反正我不知道自己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在那时,莫名其妙地怒气席卷了我,于是我进入了玄关,随手将门一关,带起一声轻微的关门声。

叶修好像抖了一下,无暇深究更多,我将他抵在墙壁上,用身体封住了他逃脱的所有路径,顺手把旁边的开关按下,晕黄的微光从上拢下,将原本的漆黑驱散,这下,我就能看清楚他的所有表情了。

他的五官端正秀气,眼眸开阖间又流转出独属于他的风致,此时,他的眼睛正睁开着,向上翘起的睫毛纤毫毕现,琥珀色的眸珠深深地凝望着我的双眼,两片唇瓣唇形丰满、略略翘起,泛着玫花一样明艳的色泽,很诱人。

我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眼,指尖触及轻颤的睫羽,一丝丝轻柔的痒意传到心头,用手臂抵在他后方,我以自己的唇舌攫取了那双总带着游刃有余笑意的唇。

描摹着清淡的唇纹,能够尝到甜甜的味道,然而,没有男人会流连于此的,我探进他口中,舔舐到那截触感柔韧,叶修的气息变得益发急促,他是什么感觉?

真的很好吃,叶修的味道,是什么都不能比拟的,在我的进犯下,叶修闭上了眼睛,虽然不能看见他的瞳珠,但是他的这个举动,是沉迷了么?

受到鼓励,唾液交缠间,我更加直观地感受到他在回应着我,他主动地舔上了我。

纠缠了很久,叶修似乎是受不住了,他把我推开,用手抹掉唇边残留的黏糊糊的液体,然后又大口大口地吸气,但是他好像没有发现,他仍然处在我的禁锢之下,恢复了……或者说他自己觉得恢复了之后,他变成了之前那个做什么事情都显得绰绰有余的叶修,睁着一双略略下垂的狐狸眼,眼瞳中闪烁着狡黠的意味,“小周,解释下,你刚才在做什么?”

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我觉得……还是刚才那个叶修比较可爱。

我喜欢刚才那个被我欺负地连理智都舍弃掉的叶修,并且孜孜不倦地想要让叶修变成那个样子,在我面前就好。

忠于这个想法,我对他说,“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情绪能够在非赛场之上波动地这么大,可能是恼羞成怒吧,我迁怒到了小周头上,并美其名曰为:“我觉得熟悉一个职业的技能,最好的方法就是上竞技场,试试吗?”

虽然我确实是觉得这个方法很好用啦,不过……一开始我是打算让他熟悉一下所有职业的技能再说的,唉,一不小心就提前了呢。

不过这也无所谓,相信小周一定能做的很好。

给了他一点时间去琢磨神枪手的技能,我思考了一会用什么职业跟他练习会比较好,后来……君莫笑就挺好的,正好让他熟悉一下所有职业的低阶技能不是?

绝对不是想要公报私仇,我叶修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小周探究地看了一下君莫笑,脸上恰如其分地露出一点疑惑来……哼哼,感受一下散人快打的魅力吧?

“小周,我手上这个角色是散人,大概有一百二十多个技能,都是各个职业的低阶技能。散人的玩法其实很早就有了,但是在联赛刚刚开始那会儿,由于散人没法继续升级,所以这个玩法就被废了,不过后来又新出了神之领域……”我给小周讲了一下散人君莫笑,还变幻了几下千机伞的形态给他观摩,虽然说要欺负一下小周,不过他被我一头雾水地揍一顿也不好,要让他心里有点数地被揍一顿才是正事啊。

他似乎对千机伞很有兴趣的样子,看着千机伞的眼神都亮了……嗯,看是可以、欣赏也可以,但是想对我的千机伞出手的话,本人是绝对会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的。

好歹是拉出一点小周对于荣耀的兴趣了,这一点才令我最开心,直到目前为止,这是我看见的关于荣耀他最直观的波动,这是件好事。

我感觉……我真是又给他当爹又给他当妈的,当然这只是比喻。

就是……我又要负责燃起他对荣耀的爱和兴趣,又要管他的衣食住行,实在没有我这么优秀的饲主了吧?

小周的进步挺快,从一开始的33秒就被我弄死,到了现在的5min32s,期间只是过了很短的两个小时罢了,他每失败一次,思考的时间就更多一些,而下一次坚持的时间也就更长。我原以为当初的唐柔已经是很有手速和天赋的人,没想到跟失忆的小周一比,还是差了点……不过这个比较好像说不出哪里公平来。

小唐她虽然有用老板娘的卡,但是她对荣耀不了解。小周现在是失忆状态,但是他的身体和潜意识还残留着对荣耀的了解……这样的初始,究竟是谁的起点更高一些?

想不出来,而且也没必要想。

小周再这次输后,他看着刚才录制的打斗视频又在思考,时不时拖着鼠标倒回到某一节点,看来即使他现在对荣耀没什么太大兴趣,但是性格里的认真也能够驱使他一直努力下去啊,真不愧是小周!

“再来。”小周对我说。

再来就再来,让我看看你现在能够进步到什么程度呢?

这次的小周果然比上一次更难缠了……很多,他从一开始的莽撞行事,到现在能够利用地形跟我周旋,还会想着用射下某些建筑物来扣我的血,正面硬干的时候还不自觉地使出了三部枪体术,他的进步越来越快了,只能说,这是已经铭刻在了他血脉中的本能吧?

还是那句话,不愧是他。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怀抱着对他的笃定的同时,又可以毫不计较心里的悸动……呃,可能是直男成习惯了吧?

方锐那小子估计是被沐橙撺掇的,居然想要阴一下我,让我给小周做手操……

不过小周的表情看上去确实有点不对,我有看见他眉间一闪而过的痛色,他的手随随便便地搭在大腿上,隐约看着,好像确实是有的抖,应该是累坏了。

作为前辈,当然要指导失忆的后辈如何保养最重要的手部,于是我义不容辞地接过了方点心给我的护手霜,是柑橘味的,这款护手霜我记得是沐橙买的,国外的小众品牌,挺好用,香气很轻,挺适合男性用,当然最重要的是它还特别贵,这么一小支抵我一打T恤衫。

周泽楷……话说……我是没想到啊,他的手居然就正好比我大了一号?怎么想的啊?我不就矮了他三厘米吗?为什么连手也比他小??

本人不服,真的不服!

其实我挺自豪的,关于我的手超好看这一点,现在看看,小周的手好像也不差嘿,不过就比我差那么一点吧。

午饭吃的是我很喜欢的海鲜焗饭,小周好像也挺喜欢吃海鲜的,既然如此,有空就多次海鲜吧,反正对他的身体也好。

为了小周,我可是连我自己最喜欢吃的泡面都放弃了,还特意出了远门,跑到街角来吃饭,希望小周找回记忆之后,不要忘记我居然对他这么好……嗯,要报恩的话就多送几个野图给我们兴欣就好了。

下午伍晨来报了,说出了野图boss,不错不错,这下就可以锻炼一下小周在万千玩家压力之下的躲避技能能力和适时攻击能力,顺便再压榨一下小周的劳动力,一石二鸟!

在少天的一长串垃圾话里面,我和小周带领着兴欣,成功把boss抢走,小周好像玩得挺开心的,笑得特别明显,特别是他巴雷特狙击往少天操控的剑客胸口怼、还把少天给摁回了复活点的时候,他笑得最开心了……他和少天这么大仇的吗?

总觉得,好像看见了小周不一样的一面呢……

有些小恶魔的样子,反而显得他比电视荧幕上那个永远微笑寡言的枪王更加生动鲜明了。

一整天都蛮愉快的,即使是被沐橙和老板娘强行断了网都没阻断我的好心情,可能是由于这次我成功地把小周拐回了兴欣,还让他心甘情愿地给我抢boss了?

晚上和小周两个人走在林荫路上,夜间的空气有点重了,湿漉漉的水汽凝结成小水珠,飘散在空中形成了浓重的雾霭,但是……有小周在身边,我觑了他一眼,顿时觉得以小周的盛世美颜,几乎可以在漆黑的夜里散发出微胧的光来,他几乎照亮了这片夜。

小周的皮肤挺白,皮肤也很细腻,像瓷器一样光润美丽,在我有意无意地摸过他的手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脸上几乎看不到毛孔,眉眼相对东方人来说,别有几分凌厉的深刻,高耸的鼻梁在黑夜中线条格外明显,而下是微凹的两片唇。

我觉得自己想的东西已经有点出界了,一片静谧之中,我动了下喉咙,悄悄的,以一种连花儿都不敢惊起的力道,慢慢地正过头,将视线投往不远处一座独栋式公寓上方的房屋式窗格上。

有一点微微的凉意碰上了我的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又整个包住了我的手,这下就直观多了,是小周的手。

就跟我今天中午的感觉差不多,他的手比我大一点,干燥的掌心贴合着我的皮肤……等等我想这个干什么!难道我不应该想他为什么要握我的手吗?

把思绪转回正道,我转头了看了他一眼,正准备开口,就感觉到小周的手掌一错,他的手指以堪称强硬的力道伸进我指缝,然后重新握好。

接着,他对我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

等、等等,你羞涩个什么啊?难道不应该是我害羞吗?

我猛地将头转回去,甚至能听到脖颈处的骨骼微微响声,什么意思啊天啦……好端端的两个大男人十指相扣个什么啊!是不是沐橙在他耳边讲了些什么?

我稍微挣了几下,没挣动,反而被他以更大的力道牵住,小周这小子,除了有点心脏之外,好像还蛮霸道啊……果然,我就说他不是面上看着那么乖巧安静羞涩温柔的,我给沐橙说的时候她还不信,啧,哥眼力就是非同一般。

我感觉有些脸热,害羞这种情绪……自从我十五岁那年晓了事就没有再出现在我身上了,没想到今天会被小周给打破了记录,这种体味,今天居然还出了好几次。

我理智上当然是不想脸红的,但是……就是我心由身不由我啊,即使在心里说了一万遍的“你脸红什么啊”都没能消了这火气,反而因为越来越多莫名其妙的联想更加激动,不就是握个手吗?哥到底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我和小周进了家门。

回过头,看见小周的眼眸微眯,让我看不清他的想法,但是我直觉,要有什么出乎我意料的事情要发生了。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这种不安感达到了顶峰。

下一秒,我就被小周按在了墙上,场景一阵变幻,在我缓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打开了灯。

黄色的光芒从顶上笼罩住我和小周……我暗骂了叶秋一万遍他为什么要装黄灯不装白灯来掩饰心里的波动,眼睛却不受控制地看向小周深色的瞳,在暖黄的灯下他的轮廓格外清晰深刻,眼神幽深似有光,他定定地瞧了我一会儿,我几乎要在这样迫人的视线下站不住脚,只是背后冰凉凉的墙壁给了些依靠。

没想到,我叶修……也会有这种时候?

腿软?等等,这真是我吗?

他的手虚虚地拢在我眼睛上,带来了一片阴影,轻柔的力道拨弄了几下我的睫毛,好像玩够了一样,自他喉间泄出一丝笑息,然后他俯身贴过来,含住了我的嘴唇……嗯?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我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原来只是要亲我啊……!!!卧槽小周我看错你了,你居然要亲我!

明明失忆了的!为什么还记得这个啊!就记得你对你前辈色心大起了吗?

他煽情地舔过我的嘴唇,然后舌头滑进我嘴里……

被他亲的迷迷糊糊都快要缺氧了,小周这熟练度,不得了啊,突然觉得有点难受……顺应内心想法,我推开小周,理智逐渐回笼。

或许是还没来得及掩饰,小周的神情显出了平时他绝不会有的侵略性,眼睛直勾勾地往下盯,观方向,大概是在看我的嘴唇。

有什么好看的,大家都有的东西……

不过他这也让我反应过来,嘴唇边上湿乎乎的,有的凉,我随手擦掉水迹,然后问他:“小周,解释下,你刚才在做什么?”

我还是想确认一下,这个失忆周是不是和未失忆小周一样,对我抱有那方面的兴趣……虽然我觉得这个举动挺多此一举的。

小周没什么犹豫,挺直接地对我说:“叶修,我喜欢你。”


评论(2)
热度(11)
© 孤光 | Powered by LOFTER